校庆60周年 英语学院专访人物——孙维炎教授(UIBE原校长)

】 【】 【

对外经济贸易大校校庆60周年前夕,英语学院派出专门记者队伍特对二十名人物进行专访。他们或曾任学校领导、学院领导、知名教授、或是现任领导、校友,相信他们的故事一定会使你我更好地了解学校、学院的发展历程,也一定会激起你我对现在和未来贸大发展的深深思考。。。。。。

  校庆60周年 英语学院人物专访

孙维炎教授(UIBE原校长)——


  三尺讲台,三寸舌,三寸笔,三千桃李
  十年树木,十载风,十载雨,十万栋梁


  孙维炎教授,1937年9月14日出生,浙江省余姚人。1964年赴英国伦敦大学攻读英国语言文学研究生。后获得加拿大圣玛丽大学名誉博士。中国共产党第十二届、十三届全国代表大会代表。1988年被收入Australasia and the Far East名人录,1993年被收入美国Maquire’s名人录,1998年3月被美国联邦肯塔基州授予该州最高荣誉奖,以表彰在维护中美两国人民的利益,发展中美两国人民关系方面所做出的特殊努力。
现兼任: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委员,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委员,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市高校咨询委员会委员,联合国跨国公司委员会专家顾问,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环境与贸易工作组专家,中国老教授协会常务理事,沈阳市人民政府顾问,北京市人民政府顾问,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贸易合作部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教师评审委员会副主任,教师评审委员会英语学科评议组组长,IET教育基金理事会常务理事等职。


  孙维炎教授长期致力于教学和研究工作,80年代初以来开辟了跨国公司理论新的研究领域,主攻方向为企业跨国经营与管理,现已在此领域研究成果丰硕,曾到多个国家的高等学校和研究机构讲学,多次出席国际研讨会,发表论文,并指导多名中外博士、硕士研究生。

 

主要著作及论文有《中国企业跨国经营百科全书》、《国际商贸手册》、《International Marketing》、《International economics》、《研究理论、探索实践,促进中小企业的国际化》、《企业国际化经营是我国大型企业发展的方向》、《入世与中国企业发展战略》、《经济全球化与企业跨国经营》、《人力资源利用与管理》等60余部(篇)。

 

  采访过程中,孙维炎态度和蔼,虽年逾古稀依然对旧事印象深刻,逻辑严密地将故事娓娓道来。他笑着表示,自己的好身体是每天绕着学校操场4000米“跑”出来的。

 

 

一、初出茅庐的英语教师

  1957年,孙维炎考入北京对外贸易学院(对外经贸大学前身),进入对外贸易系学习,并担任了班里的英语课代表。由于成绩优异、表现突出,1961年3月孙维炎与徐世伟、叶尚春被选中组成了英语师资小组,由当时的基础英语教研室派出老师专门负责培训。所谓师资小组,即是提前选拔在校的大学生,根据国家和学校需要,对他们今后留校任教进行提前的培训。


  孙维炎对当时的场景仍然记忆犹新:“我们开设了阅读、口语以及写作的课程。每一个方面都有经验非常丰富的老师为我们上课。负责阅读和写作的是一位新加坡籍的老师,别名‘red pencil’,教学方法非常独特。每周都会布置大量的材料要求我们阅读和写作,在后来的课堂上为我们指导和批改。”而教口语的老师是一位中国籍的外国人,语音地道自然不用说,在只有三名成员的师资小组中,每一位同学都有大量的练习对话的时间,久而久之口语水平也自然得到了大幅的提高。


  1962年,孙维炎从北京对外贸易学院毕业后,直接留校任教,每天需要工作12个小时,听说读写每一方面都必须亲力亲为。虽然已经接受了一年半的“提前上岗培训”,要真正成为一名老师,孙维炎的心中还是不免有些忐忑。在为学生上课之前,新老师必须要先给教研室的老师试讲。为了控制好时间,没有手表的他还向当时的英语教研组组长刘庄业老师借了一块手表,常常一个人关在办公室里,掐着时间模拟讲课的过程。不断的练习使他很快把握了上课的节奏,在备课内容方面也更加得心应手。在为教研组的资深老师们试讲中,孙维炎有条不紊,一分不差地控制了时间,赢得了老教师们的一致认可。“当时我刚讲完最后一个字,下课铃就响了。”孙维炎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还非常高兴,“老师们的鼓励给了我很大的信心。”


  1964年,孙维炎为张冰姿老师担任助教,大力推行了由李秋野院长创造的“听说领先法”。“听说领先法”是我校英语教学实践过程中的首创,直接区别于国内一些机械光死记语法的“哑巴英语”“聋子英语”。可以说,我校英语教学事业的辉煌,“听说领先法”功不可没。


  “听说领先法”,顾名思义,强调“听”和“说”的能力,需要老师辅导学生做出大量的练习。孙维炎负责的其中一项,就是带领学生们听录音。孙维炎的教学方法非常独特,要求训练听力时,只许听不许看,并号称“一篇课文听够300遍”。光是这句口号,就让当年的好多学生觉得胆颤心惊。每天晚上,一个班的学生们都坐在一间教室里听录音。孙维炎先关上教室的灯,让同学们集中精力听一段录音,然后打开电灯,让同学们反思自己的语音语调,再关灯进行第二遍听力训练。第二遍听罢,开灯,让同学们回忆,是不是比第一遍有了多一点的收获。再关灯,进行第三遍听音,之后开灯,同学们便可以打开书对照,检查自己与书中有什么不同……


  这么坚持下来收到了良好的教学效果,可惜不久后的文化大革命中断了“听说领先法”的步伐。

 

二、我校首位公派赴英留学生

  1964年12月,为了培训国内高校老师,中央决定在全国范围内挑选21人公费留学。以往的公派的都是理工类留学生,对文科的学生来说,公费出国留学还是第一次。而孙维炎就是这幸运的21人当中的一位,作为我校唯一一位第一批选中公费留学的老师,被指派到英国伦敦大学学习。


  孙维炎在伦敦大学的导师Quoke的指导下认真研习语音学。留学生的生活条件非常艰苦,每个月只有18英镑生活费,生活学习买书全部包含在内,并无多余。为了买书,他省吃俭用,回国的行李全是在英国买回的重重的各类书籍。


  作为早期的留学生,国际上也鲜有中国学生留学的先例,难免的遇到了很多困难。孙维炎说,当时他在学校里,就常被别人问道:“Are you from Japan?”当他回答“I am from China.”的时候总能引起对方的疑虑。负责打扫学生宿舍的清洁工一开始对中国学生不熟悉,也就没有好感。然而孙维炎和同学用热情感动了这位保守的英国人:他们请这位工人喝中国茶,为他介绍解放后中国的现状。当听到在中国是工人阶级当家作主时,这位英国清洁工表示非常地羡慕。而孙维炎等中国学生不仅学习上努力刻苦,生活上也严格要求,常常不需要清洁工的帮助就把宿舍打扫得干干净净,也使这位工人对中国学生竖起了大拇指。


  孙维炎笑着说:“的确,那个时候的人们都不了解中国。常常会对中国产生很多的偏见。我们就跟他们辩论、解释。一些平常不知道怎么表达的意思,一着急就都脱口而出了。这样的辩论一来维护了自己国家的尊严,二来还练习了口语,实在是非常好的机会。”

 

三、受学生爱戴的语音学大师

  文化大革命之后,1973年孙维炎回到学校继续任教。他开设了听说读写多门课程,其中,语音学更是他倾注了多年的心血一直坚持的一门课程。


  孙维炎的语音课从学生大一刚入校便做出要求。“大一应该是打基础的一年。同学们刚从天南地北来,学校应该首先解决各地的语音的一些问题。”他一边说,一边拿出了自己珍藏多年的点名册。从1973年起每一年每一个班的点名册,孙维炎都悉心保管,时隔多年,这么多册子都还平平整整,连一角起皱都没有。


  孙教授的点名册就像一个百宝箱,各式各样的信息都记录在册。每一页上都工工整整地记录着学生的姓名、来自的地方、高中就读的学校、每一次测验的成绩、发音当中主要的问题……久而久之,他总结出了每个地域的同学特有的一些发音的问题,如:四川的同学可能n和l发音上有问题等。看着满满的出勤率,他的脸上露出了教师特有的幸福的表情。


  孙维炎还拿出了当年学生考试的试卷,每一位同学成绩的提高或者是下降他都认真分析。除此之外,民主的管理方式也被他采用。“鼓励学生用英文给我提意见,也是一种锻炼他们英文写作能力的好办法。”他笑着说,“这样我不仅知道了在教学中应该如何改进,还能看到他们写作上反映的一些问题。”


  这样用心教学又和蔼可亲的老师自然赢得了学生的欢迎。亲密融洽的师生关系也一直让孙维炎感到非常骄傲。他至今能叫出许多教过的同学的名字,来自的班级,教过多少年,一一道出毫不犹豫。如:外交部副部长,原任驻美大使周文重,就是孙维炎当年班上的英语课代表。


  逢年过节学生们送给孙维炎的贺卡等小礼物,也是他珍藏的宝贝。每一位同学送的贺卡他都还留着,打开看看每一位同学一笔一划写下的祝福,虽然质朴和简单,也能让他乐上好一阵子。

 

四、德高望重的好校长

  1984年11月,孙维炎担任对外经贸大学校长,1988年又同时担任党委书记一职。在职期间孙维炎尽心尽力,恰逢改革开放时代大背景,对外经贸大学在这一时期里飞速发展,跻身世界知名大学行列,在国内外享有盛名。


  早在1979年,学校领导高瞻远瞩,派出了对外考察团,由徐世伟老师带队,前往美国西东大学、Arizona国际经营管理学院等高校访问学习。孙维炎担任校长之后,继续执行这一对外开放方针,持续对外派出教师考察听课,明确要加强学科建设,与国际接轨。在八十年代,我校派出共41名教师出国攻读博士,102名攻读硕士,进修的达到了600多人次,讲学达到200次。我校的教师走出国门,开阔了眼界,带回来许多先进的教学理念与方法,并更新学校教材,紧跟国外高校使用原版教材,受益匪浅。


  1985年,美国前任总统尼克松来访我校,轰动一时,也说明我校的教学管理方针在世界范围内都得到了认可。孙维炎接待了尼克松并在欢迎仪式上发表了讲话。后来他动情地说:“尼克松的到来与从我校走出去的优秀的老师学子的努力分不开。比如我校校友高西庆老师,学习勤奋刻苦,在美国杜克大学拿到了尼克松奖学金。正是这些优秀的校友,让美国的前总统也忍不住来到对外经贸大学看看,究竟是怎样的学校培养出了这么优秀的学生。”


  1988年,我校MBA in International Trade受到了美国纽约州立大学校董会的认可,获得了纽约州教育厅颁发的认证证书。这意味着我校在国际贸易领域的教学受到全美所有大学的承认。


  当问到孙维炎对我校的快速发展的感想时,他谦虚的表示,这些都是由于他的前任们为他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在我之前的李秋野、田光涛老校长们,都是老革命,作风和思想水准都非常高,工作非常投入。他们简朴、亲民、深入群众……为我校快速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博学、诚信、求索、笃行’也正是建校以来对我们的总结。我是一个教书出身的校长,在很多方面都是向他们学习。我的任务,就是把这样的良好传统延续下去。”他谦逊地说。


  五、深情寄语贸大师生


  作为资深英语教师和第一届校友会会长,在访谈的最后,孙维炎语重心长地为学校的发展提出了一点自己的看法。


  他指出,在英语语言方面,学生要着重掌握好应用的能力。英语是一种交流的工具,同时也是一种思维的工具,学生应该打好坚实的基础。学校应该根据社会的需要设立专业,同时考虑学生综合英语能力的培养。在博士专业方面,应该做到专业细化、深入,根据社会需要培养学生的专长。


  在校友工作方面,学校应该在平时多注重与校友的联系。他中肯地说,感情是需要联络的,万万不能功利,不能强求校友对母校回馈,应该尊重校友自身意愿。同时,如果校友目前需要学校的帮助,学校也要尽可能地帮助校友。


  “毛建华校友组建的建华奖学金资助贫困的学生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许金梅老师用积攒一生的十几万元积蓄,在临终前还嘱咐我们为贫困的学生设立助困基金的事件也非常让人感动……这样校友们完全自愿地回馈母校,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境界。”孙维炎语重心长地说道。

 

 

 

采访:英语学院教师陈俐丽
  英语学院学生记者张典